乐无言

Cuncta stricte discussurus

【也青】撕咬标记 01

前提:ABO,先恋爱后上床系列,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车哈哈哈哈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私设Omega贴=隔离贴,在文后和文中有解释用处


时间轴是青和道长打完比赛后


这章是爆肝给阿青的生贺,8000+不想分两章了,祝各位客官食用愉快!!


【虽然我没赶上阿青生日但是我不要脸而且永远爱他!阿青生日快乐啊!!!】



++++++++++++++++++++++++++++++++++++++++++++++++++++


当诸葛青发现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的信息素味正以喷涌的状态透过Omega贴,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酸涩的青柠味中。而后颈传来的久违的钝痛感就像有一把锥子狠狠地砸在他的腺体上,就像要将他身首异处。

 

就连那张万年处变不惊的脸也因为这剧烈的痛感和燃上后颈的灼热感而皱起眉,他赶紧找了一处偏远的观众席坐下,摸口袋的手因为痛苦而微微颤抖,然后当他反复地第三次摸回自己的上衣口袋时,才不得不无奈地接受才回忆起的事实——自己早在赛前就把手机交给白保管了。

 

果然是发情期使人变傻,这句话对于哪个Omega都适用。

 

诸葛青捋了捋被自己因为火燎的热感而出的汗液微微浸湿的额发,勾了勾嘴角无奈地就像是在自嘲。

 

他抬头张望,希望着可以在四周的人群中看见白这个家伙,可是却一无所获。不过毕竟对于自家弟弟的性格了如指掌,诸葛青算都不用算就猜得出来,白这家伙肯定是因为自己的比赛失败这一事偷偷溜出去给家里人打电话,指不定还给他的挂彩各种添油加醋。

 

人心冷漠无常,连自己的弟弟都靠不住。诸葛青待剧烈的痛感缓和,努力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他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离开观众席,毕竟就算是有Omega贴在,能与空气隔绝的也只有自己的气味,观众席的信息素又鱼龙混杂,现在在赛场里比赛的又恰好是两个Alpha,空气中又充斥着因为赛况而飙升的信息素味,照这种情况,搞不好下一秒他就会迎来自己的第二次热潮,到时候别说自己是武侯后裔,就算是半仙也救不了自己。

 

诸葛青显得少有的慌张,进入离场通道后明显有些慌不择路,倒不是因为自己的第二次热潮,而是紧随他身后出来的几个人影。

 

感受到身后的人散发出的信息素,诸葛青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正因为身体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青涩的柠檬味信息素也渐渐开始不稳定,突如其来的钝痛几乎要让他栽倒在地,他赶紧扶住墙壁稳住身形,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自己的外套领口,暗中将中宫定了下来。

 

“如果他们上来……”诸葛青心想着,计算着身后人的活动。如果他们上来,就用赤练拖延时间,然后用八门搬运拉开距离,即使不知道这样子拖延时间可以持续多久,但应该可以支撑到有人裁判听到爆炸的声音后前来制止。

 

“来了!”诸葛青心想着,在感受到身后的其中一人开始向他所在的位置移动,猛地转过身去,刚打算出手的赤练却又被自己强行压了下去,指尖只来得及爆出一颗小火星,一句险些脱口而出的粗口更是被自己强行吞回腹中。

 

来者是个女生,有点面熟的紫色短发和红色的运动衫,诸葛青感觉自己在这个小小的后山与对方应该有过几面之缘……不,应该说是天天都能看见这张脸,根本就不需要用到自己娴熟的把妹技巧,诸葛青猜都可以猜出对方估计是自己的狂热粉丝……

 

“你好,请问有事吗?”诸葛家良好的教育让他强压下身体的不适,勾出一抹明媚的微笑。他对上那个姑娘的眼睛,果不其然地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追星者一般的狂热。

 

“老gong……阿不!阿青!我是你的粉丝!!可不可以帮我签个名啥的!”女孩激动地递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的纸笔就要递给他,诸葛青也不好推辞,便接过了笔打算签完闪人,没想到下一秒就看见对方喜出望外的表情,直接逼得诸葛青心中暗骂要糟。

 

然后下一秒,他就看到那姑娘兴奋地转过身去,给后面转角处站着的两个人打了个招呼,然后那两个女生就像行动得到了准许一般,一脸怀春地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

 

果然女生口中口口声声喊的老公什么的都是假的么……前一秒还叫着人家老公,后一秒就打算把人往火坑里推!

 

诸葛青大爆手速地扯过那张纸,龙飞凤舞地签下“诸葛青”三个狂草的大字,然后一个八门搬运,硬是将自己和女孩们拉开了距离。他开始逃命似地往前跑,慌不择路的样子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狼狈,而身后的女孩依旧穷追不舍,就算拉开了距离诸葛青依旧可以闻到从其中一个女生身上散发出的Alpha特有的充满攻击和侵略性的气味。

 

“这哪里是小姐姐,这分明就是豺狼虎豹吧……”诸葛青心想着,不由得苦笑起来,但是第二次热潮的临近的感觉却让他的脑袋疼得快成一团浆糊,身体的活动也渐渐地缓慢下来,眼看就要被身后的人追上。

 

虽然身体渐渐因为疼痛而钝化,但这不影响诸葛青继续天花乱坠般地乱想,甚至寄托于用这个方法转移注意力。如果真的被追上了的话……如果真的被追上,估计标记是免不了了的吧?然后明天的异人界头条就会是大写加粗字迹的“天才诸葛青Ω身份坐实!标记他的竟然是狂热粉丝?”……

 

别啊……想想都尴尬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诸葛一代的名声可算是毁在他手里了。说什么奇门遁甲之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还不是一个发情期一到就只能在床上,成为一个对着Alpha只能迎合一般地张开双腿期待被操弄的婊子?

 

如果这就是他诸葛青的天命,那就去她妈的操蛋天命吧。作为一个术士,就算他注定要奉行天道,但这也不代表他不敢以卵击石,因为底线而孤注一掷,甚至逆天而行。

 

诸葛青感觉自己在不停地流汗,就像一个关不住水的水泵,加上接连使用了几个八门搬运带来的力气耗尽的脱离感,让他的脚步越来越不稳,额头流下的汗水也开始模糊了视线,甚至连听力和触感都开始被慢慢地剥夺,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热的身体和兵临盘口的第二次热潮。

 

他好不容易甩开了姑娘们几个拐弯,朝着观众席的大门冲出,却在离门还差几个位距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依在门拦上。黑下来的视野让他根本无法判断对方是谁,恰好站在兑字更是让他不假思索地黑琉璃出手,朝着那人袭去。

 

 

 

 

 

“!!!woc ?”王也感觉自己可能是跟诸葛青这只狐狸结下了什么梁子,不然像他这种有迷妹在身的全民男神怎么偏要和自己一个小道长过不去。

 

就像现在,前一秒他们还只是抬头望见,后一秒对方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八门搬运,然后抬手就是一记黑琉璃……

 

躲过黑琉璃的拳劲并不难,但是让王也意外的是还没等自己喊停重置八盘,诸葛青接下来就是一个横手,绕背后一记有力的八极拳直接朝他的中枢袭来,虽然对方每一招都狠厉地不像话,但是走位却完全变得乱七八糟,这是一个术士的大忌,而诸葛青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诸葛兄弟我跟你没仇吧?我不记得你是这样小心眼的人啊???”侧身躲过了八极拳,王也一记野马分鬃推出掌劲远离了诸葛青,同时一记坤字位流石出手,朝着诸葛青所在的位置袭去,却没想到对方突然卸了力,像是才辨认出他的声音一般。

 

“王道长?”诸葛青清楚自己方才的出手完全没有轻重可言,混沌的大脑让他根本控制不好力道,一味地只想要迅速离开这个场地的急切心情让他开始下重手,甚至已经有不计后果的倾向。直到他听清楚了对面的人因为意外而有些变调的吐槽声,也来不及吐槽自己竟然辨别出了对方的声音,而是选择迅速收手,撤去了定下的中宫。

 

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对面那人的声音时急躁的内心竟然平复了下来,就像对方天生慵懒的堕态因子在他的身上也起了作用。虽然其实更大的原因应该是心底残存的侥幸心理,毕竟自己跟王也遇上的时候,身为对信息素天生敏感的Omega,自己并没有闻到对方的味道。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对方是个Beta。而更不用说王也的还是先因为嫌麻烦而在大赛中传开名声的,横竖想都不可能把自己给办了。

 

“诸葛青你TM是想……靠?!”突然被诸葛青突然停手完全卸力的架势给吓到,王也看见自己的那招流石就快击中对方的身体,而被袭击者却毫无反应,甚至没有阻拦的动作。王也急忙一个八门搬运将自己移到诸葛青面前,勉强架起土河车裆下这一记流石,权当把自己给这狐狸当肉盾使了。他根本来不及先给老祖宗们因为自己爆粗的事请罪,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揪住这狐狸的衣领子然后揍他两拳问他在搞什么名堂。

 

衣领是揪了,但是没等他揍上两拳,从身后走廊就闯出三个身影。“哟!兄弟感情你还有救……兵?”当他辨认出那两个人影都是上次因为自己打败了诸葛青后追着他暴打的两姑娘时,没来由地抖了一抖,然后看了一眼自己拽住诸葛青衣领的手,赶紧甩开就拔腿要跑。

 

“王道长,介意把我也捎上不?”诸葛青赶忙拦住王也,伸手拽住了对方的袖口。而王也也不管这么多了,对被三个女孩同时追着暴打的心理阴影依旧残留,无奈之下只能一把捞起罪魁祸首,直接把八门搬运当交通工具耍。“诸葛青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认识你这么个人吧?”王也大声吼道,脚下的动作却完全不停下,虽然拖了一个诸葛青就像身上带了一个累赘,但是这依旧丝毫不影响他们飞一般地往前冲去,一瞬间就连人带声音隐匿在了一片绿荫中。

 

王也躲到一个视角死点,计算了一下他们离几个女生的距离应该已经足够远,便停了下来,回头兴师问罪般的看向诸葛青:“好了,说说吧,诸葛青你是几个意思?”。而后者不停地喘着气,王也以为他是累的,便没有在意太多,而是心有余悸地给自己算了一卦,自己本来就不擅长对付女生,眼下如果再被追上,他只想知道把这狐狸甩下当诱饵后自己能跑掉的纪律有多大。反正自己是个术士,算这种小卦应该不收“钱”。

 

然后等他一卦毕,王也顿时就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有点不太对了……十四字卦——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说真的,他感觉老祖在上,脏话粗口虽然不好真讲,但告诉他卦的天机估计不是春天来了就是感到寂寞了。要不然怎么说个话都带着一股粉色的桃心泡呢?

 

王也做出一副真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而身后的人先松开了他的衣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还没从方才的卦中缓过来,有些尴尬地转过身去看诸葛青,但是还没有等他完全稳住身形开口说什么,一个温软的触感先袭上了他的肩膀。

 

“王道长,搭把手?”还没等对方的回应如何,诸葛青几乎是整个人栽倒在王也的肩膀上,第二次的热潮比第一次来得更凶猛,疼痛感只是纯粹地痛击着他的神经,消耗着他所有的体力。要不是王也眼疾手快地扶了他一把,他险些就要滑落在地。而这一接触,Omega贴也算是完全失去了意义,微弱渗出在诸葛青皮肤上的青涩柠檬味一下子就和王也来了个直接接触——那是一种已经开始微微透着Omega发情时特有甜味了的柠檬香气,是眼前这个人的信息素。

 

诸葛青是个Omega!

 

说不上来是震惊还是呆滞,出于一个正常Alpha的本能,王也捉住了诸葛青的一只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外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但是和他在赛场上时不同,他们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浓稠了起来,清冷无味的信息素一下子将诸葛青的柠檬味包裹其中,冲的很淡。

 

“诸葛青你丫的是Omega?”王也摇了摇诸葛青的肩膀,面红耳赤,看着诸葛青那家伙从神志不清到还魂,脸上全是冷汗,身体也不停地颤抖着,咬着牙缩成一团。王也从没见到他这么狼狈过,他在赛场上总是这么意气风发,一步三算,精明地就像一只狐狸,就算是对上自己,对方也只是对自己未知的术抱有一时的惊恐和无能为力的羸弱感。

 

但是要说现在,王也能够轻易地猜出诸葛青所想的,因为渐渐盘踞在他脸上的表情只有两个字能形容,那就是绝望。

 

 “WOC道长你是个Alpha?你TM的不是Beta吗?”他苦笑道,不管身体的颤抖愈加剧烈,嘴炮方面却依旧没有一点落下。

 

“诸葛青你是不是对我的水味信息素有什么不满?”王也说着就要去撸袖子,尽管现在并不是什么开玩笑地时间,但是事实证明他的举止竟然让诸葛青有了一丝放松,连忙摆手认怂。

 

我怎么就对上了你这么个倒霉家伙,鬼晓得这世界上还有水味信息素这种混账玩意,不知道有没有空气味的Omega,你们干脆天设一对地设一双。诸葛青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嘴却依旧停不下来地槽道:“以后我决定一遇到你就得算一卦,鬼知道你还藏了多少的秘密没让我知道就等着坑我。”

 

王也按了按自己肿胀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被诸葛青的柠檬味冲击的大脑恢复平静。“你这狐狸戏咋这么多?以后遇上你你就别动了,我跑,我跑还不成吗?”他想他或许可以学习一下冯宝宝,随便找棵树撞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一跟诸葛青站在一块他就忍不住地脑肝儿疼——事实上他的确可以这样做。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和他对打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术士,一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Omega,而且就算他真的是个Omega,那为什么在自己的Alpha信息素中他能还有这么多话,一个正常的Omega不都该乖乖听话蹭上来吗?

 

当然他完全不希望眼前这个狐狸蹭上来,染他一身柠檬味,那样子一定很惊悚……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堵上对方的嘴然后给自己一点消化信息量的时间吗?

 

但是别说是诸葛青,怎么会就连自己也没闻到诸葛青的青柠味?王也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猛地拉起诸葛青的手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阻绝了对方微弱挣扎的动作,一把拉开他的后衣领然后撩起了他的长发——那是这股烦人的青柠味的源头。

 

在诸葛青的后颈就和他的肤色一样白的过分,所以那一个圆形覆盖面积不大,有着金属质感贴纸和四周微微红肿的皮肤就显得格外显眼。王也试着轻轻触碰了一下那块位置,马上就惊起怀中的人一声变调的惊呼。

 

“王也我操你……别动那里!”诸葛青用尽全身的力气挣开王也的手,向后跌倒在草地上。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现在的姿势有多难看,他全身的力气都在被这该死的发情期渐渐抽离身体,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但是他却什么都阻止不了,甚至连站起身来逃离这个被Alpha信息素覆盖的场地也做不到。

 

老天其实很公平,他诸葛青是个天才,诸葛家族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子,于是他就成了Omega;老天有时候也很不公平,不用刻意地去想例子,活生生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呢。

 

诸葛青苦笑了一下,一脸被人欺骗的表情让王也觉得又好笑又有点辛酸。

 

王也认为自己之所以闻不到诸葛青的信息素味是因为对方的Omega体质并不完全,也就是腺体没有完全成熟。但是现在看来诸葛青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腺体未成熟,而是一个用了可以隔离信息素的混账玩意的疯子。

 

Omega贴,完全隔离贴,这说的都是一个玩意——可以通过刺入腺体直接起到隔绝Omega信息的素气味。这是个便利的东西,可以完完全全地阻断发情期。但是很少会有Omega会用它,因为它会把Omega的发情期带来的热潮玩玩全全变成直接痛击你腺体的痛苦,而这往往就是柔弱的Omega接受不了的事。

 

“隔离贴……诸葛青,你真狠。”看着诸葛青瑟缩的样子,王也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闭着眼背对着诸葛青沉默了几秒,然后还没等诸葛青疑惑地开口,对方突然间就直起身来走到他的脚边,一瞬之间爆炸开来的浓郁的Alpha信息素让诸葛青抖成了筛子,而后颈处的疼痛感几乎要让他嘶声哀鸣。“靠……王也,你疯了吗……”诸葛青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的,他不明白是不是王也体内的Alpha施虐因子在作怪,但是他能确定的是对方一定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他认识自己后脖子的那玩意。

 

“疼吗?”王也蹲了下来,一只手撩开诸葛青的额发,看着他因为惊恐和疼痛而睁开的眼睛,和因为自己的举动而颤抖的身体,他很清楚自己的高浓度Alpha信息素味会加剧对方的发情,但是那只是对于普通Omega,而对于眼前的人来说,自己的举措只会让他受到由发情期热浪强行被点燃,等价转变成的更多更剧烈的疼痛。

 

但是王也看见诸葛青眼中绝望般的恐惧没有维持几秒便转瞬即逝,反而换成像是恍然大悟般的眼神。他因为疼痛而皱着眉,干笑了几声,但是王也相信要不是因为发情期,这家伙是真的敢捧腹笑给他看。“……你没必要做个坏人啊,道长。什么时候你还做起老娘舅了,逢人就给算一卦?你就真感觉我诸葛青有这么小鸡肚肠?怕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王也沉默了几秒,一个爆栗就详装敲在诸葛青头上。“我丫的是动了什么心思才会打算帮你这个狐狸?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你丫诸葛家除了听风吟以外是不是还会读心术?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什么秘密的吗?”

 

“感情道长你是想和我做朋友才打算卖我这么一个人情?”诸葛青突然间眼睛就直勾勾地盯上了王也,眼中一扫之前的阴霾晦暗,换成了一种清晰跳脱的活跃。“诶呦半仙您直说啊,都是兄弟哪来这么多顾虑?”

 

“呵呵……还哪来这么多顾虑,你当我是免费折寿给你们算卦的吗……”王也挠了挠自己的脑门,然后想了一会,还是说出了口:“既然你明白了那我们就明着说吧,这东西迟早会害了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毕竟在这样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里,拖久了对你自己也没好处。”他一反先前的那幅庸散道士样,很认真地看着诸葛青,虽然这家伙在表面上一直强压着镇定,但是Omega的信息素是不会说谎的,它们趋向颤栗臣服,害怕,抗拒着,却依旧想依附于比他们更强大的Alpha信息素,这是本能,Omega该死的本能。

 

说实话诸葛青在听到王也的话后,内心唯一的想法就是跳起来给他一巴掌,然后揪着他的耳朵大喊:你TM以为这是谁害的?还不是你放的信息素?“王也你还真是个事儿妈……逢人给算卦是你的毛病吗?”诸葛青瑟缩成一团,闭眼承受着几近将他撕裂的痛感。“我能不能装作不知道,说明话这是术士该做的事吗?”

 

“你没给自己算过是吧?是没敢。”发现诸葛青的状况真的是糟糕到了一定极点,王也没敢再拖延下去,直接标记意味十足地拽过他,把他拢入怀里,两只手指在Omega贴的周围暗示性地打转。“成吗?”

 

“啧……你等等。”诸葛青说着,伸出手颤颤巍巍地够到后颈处,捻着那块小金属用力一拽,将那个像是和蜘蛛一样刺入他脖颈腺体的东西和他的身体分离开来,柠檬的青涩味和Omega发情时特有的甜味一下子决堤一般地扩散开来,就像产生了化学反应一样浓厚好闻,撩动着王也的神经。而道长这才发现Omega发情期时能够带来的信息素还真的是远远超出了,隐隐间有着一股要玩脱的架势。

 

“woc……王……也你TM别舔?疼疼疼!我靠你在干什么??”诸葛青的挣扎开始剧烈起来,后颈处传来的先前从未体验过温润的包裹感和充斥Alpha侵略意味的信息素覆盖让他战栗不已,大脑却无比排斥在这种状态下渐渐放低姿态几乎要趋于臣服的自己,他只希望对方可以快点一咬了事,可没想到一口可以搞定的事情都可以被对方做得这么慢。

 

“啧,老王你不会是第一次标记Omega吧?怎么这么慢?痛痛痛别舔那里!贼疼!!”诸葛青前一秒还试着作死想要呛一呛这个处男道士,没想到马上就被对方舔去因为Omega贴脱离腺体而刺出的血迹惊得险些跳起。“别搞得像你之前又被人临时标记过一样,你怎么知道我这就一定是慢的?”

 

“靠啊我能不能不奉陪了??”诸葛青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挣扎着想要挣脱王也的束缚,但是他的拳头就像打在棉花里,一点作用也没有。而后者因为他这一挣扎,被唤起了身为一个Alpha的天性,他一把按住了诸葛青,张嘴对准他后颈处散发着柠檬甜香的腺体,找准位置后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靠……”诸葛青死死地抓着王也背部的道服,就像一只溺水的人一样紧抓着最后的一块浮木。他感觉有一股热流渐渐被注入自己的后颈,缓和了疼痛带来的冲击,身体也渐渐从冰冷变得回暖了起来,那是一种全身心被Alpha信息素包裹的安全感,而诸葛青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因为这份虚假的安全感而渐渐平静下来的事实。

 

临时标记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太久,只有几秒钟王也就松开了他可怜红肿的腺体,刺痛的感觉依旧存在,但是不是因为发情期的关系,而是被王也的标记而咬出的牙印和Omega贴产生的八个小血孔。

 

“老王你是不是属狗……”还没等诸葛青吐槽完,王也先转过头朝着另一边砸了咂嘴。“呸呸呸。”看着王也晾着舌头被呛到的样子,诸葛青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一巴掌就这样直接糊在了他的脸上。

 

“至于这样吗?我的柠檬味明明还成啊??”诸葛青不满地撇撇嘴,也不管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多尴尬,反而觉得拿下眼前这个慵懒家伙一人斩的竟然会是自己这件事而感到莫名开心。

 

“啧……你这只狐狸啊。”王也一把揪住诸葛青的衣领子把他往后拉,刚刚因为对方发情期的缘故没敢下手,但是现在那只狐狸样的诸葛青又回来了,而且分分秒惹得自己能绝下心抬手就直接敲下去。

 

“……而且,在抗拒我的明明是你自己吧?”王也顿了顿,像是刚刚才发觉自己是脱口而出了什么真相,打算闭嘴不提,结果诸葛青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勾着嘴角望着他,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就像在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你啊……”看着他这幅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忍心下重手了的王也只能作罢,伸手弹了弹对方的脑门。“我说,我的信息素明明就是起调节和平复作用的水味,甚至根本不存在峰值的起伏,可是用在你身上,你的柠檬味却在标记的那一瞬间完全压过了我的水味……”王也皱了皱眉,那一瞬间充斥味蕾的青柠味简直是所有恐酸者的噩梦,而那就是眼前的人在面临标记时可能做出的唯一反击手段。

 

他望着诸葛青的眼神里丝毫不掩饰担忧的神情:“诸葛青,我说你……隔离贴也好,还有标记前突然达到峰值的信息素……你到底是有多抗拒被人标记?”

 

诸葛青看着王也那张写满着忧国忧民的脸,配合着被人一语道破的不甘心理,戏谑的心情一下子被推向了巅峰。

 

他突然抬起头来毫不退怯地对上王也的眼睛,黑色的眸子冰冷清亮得惊人。

 

“你猜猜?”诸葛青扯出一抹笑意,眯着眼睛笑得就像一只狐狸。


tbc.


++++++++++++++++++++++++++++++++++++++++++++++++++++


Omega贴=隔离贴:金属圆形的薄片,在和皮肤的接触面有针孔,所以是直接刺入皮肤与腺体接触的,可以隔绝信息素,将其只控制在身体表面的范围内,会让人发情但是非佩戴者的话任何人都取不下来,所以隔绝了标记。且在发情期时不会和Omega项圈一样产生发情状况,而是将这种热潮全部转化为疼痛反馈给佩戴者。【私设Omega项圈可以拆卸标记,只是这一类人会受到政府关注保护罢了】


给老青带Omega贴其实只是我的臆想,因为很想看老王撩起他的长发然后露出白皙的脖颈和腺体,而且我感觉像青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戴Omega项圈,因为这样就相当于告知天下异人他是个Omega的事了。


谢谢你们看我bb到这里,给你们每人一个吧唧啵!

评论(28)

热度(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