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无言

Cuncta stricte discussurus

【也青】撕咬标记 04 (上)

前提:ABO恋爱后上  床系列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


时间轴是青和道长打完比赛后


前篇走这里→【抱头鼠窜的阿言】


剩下半篇有点脱节了还有bug,明天早上起来再改(orz还要复习考试)


这周实在是事情有点多所以没来得及放全文,这篇的下半章不会算是下周的更新的所以请放心。


+++++++++++++++++++++++++++++++++++++++++++++++++++



“去去去,你别跟我贫嘴。洗你的大头澡去吧我的诸葛大少爷呦……苦差活还不全是我这个‘神仙’担的?”王也看着诸葛青背对着他头也不回地走着,还举起手挥了挥手,权当是表示对自己刚刚那番话的赞同,忍不住地噘嘴苦笑道。“什么人嘛这是……”


但是吐槽也就归吐槽,正事也还是不能落下的。王也四下张望,方才还跟在他们后头出了电梯门的诸葛白现在在他说了几句话后却连个人影都找不着了,他无奈地抓了抓额发,叹了口气,眼神却飘忽向楼道口的那扇虚掩着的门。


“你们诸葛家的人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不让人省心呢?”王也轻轻地说道,等了片刻后在原地轻重有秩地踱了几步,干净的脚步声的突然响起在这一条走廊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极其突兀,渐渐变轻的原地踏步声,在此刻听起来也变得像是有人渐渐走远……


然后没有一点征兆的,走廊就像一个被掐断了钨丝的灯泡,在一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甚至连窗外的灯火与月光也一并被吞没了。


“啊啊啊啊!!!!”几乎就在掐断光线的瞬间,楼道中突然传来尖锐的惊呼声——虽然这爆裂般的高音还没有持续多久,光亮一下子又从黑暗中跳了回来,尽职尽责的透过细小的门缝往走道间传输着星点的灯火。


王也走到了墙角处蹲下,勾起手指示意性地敲了敲墙,嘴上还力求还原般地念叨出拟声词。“咚咚,现在请问我们的诸葛小白同志,你蹲在这个地方是想做什么呢?”毫无意外的,对方立马停止了用命在尖叫的行为,走道又回到了先前一片寂静的状态。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诸葛家的人突然关心。王也这样想着,无声地叹了口气,但是却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毕竟他也并没有指望着光靠一句话就能把对方从楼道拐出来。


蹲着的姿势做久了就会血液不流通而腿麻,而他也没打算跟对方这样耗时间,于是就干脆背后贴上了墙面,直接盘腿坐到了地上,两人之间只隔了背后的一小面墙的距离。毕竟就算热脸贴了冷屁股,王道长又岂是一个会因为芝麻大点挫折就折腰的人?


“小白——”王也拖着长音喊道,成功地用听风吟捕捉到墙后人的衣服布料不安地摩擦了一下的声音,于是得逞般地勾了勾嘴角,张口就顺势而下。


“小白小白小白……”。


“啊啊啊烦死了你这个牛鼻子!我听见了啦!”诸葛白自暴自弃地捂上了耳朵吼道,音量一时间完全盖过了对方欠抽的故意拖长音的呼唤。反倒是王也提前一步,精得一匹地收起了听风吟,毫不掩饰地笑出声来,然后直起腿来换了个放松的姿势,一手托着腮毫无诚意地答应道:“嗯嗯,我知道啊。”


“你就不打算问我我为什么不回你话?”


王也听见小白的话,也闲得无事般乐呵呵地跟他配合着做戏下去,“成吧,请问小白同志,在上级呼唤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话呢?”


 而诸葛白显然没想到他可以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这话,对方的话音刚落,他也只噎了一瞬间,然后就毫不拖泥带水地答道:“因为我不喜欢你啊。”


“嚯,你倒还真直接。”王也说着,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几天里因为自己和诸葛青的事情而讨厌他的人多得去了,连刚出比赛场地就被对方迷妹追着打的那种感觉他都差点就要习惯了。如果要真的排个队,他感觉光是诸葛青的迷妹团队就可以从罗天大醮一路排到龙虎山脚,这群战斗力极其凶残的女生们集合在一起,跺一跺脚都能把北海的青龙震死,一人一口吐唾沫都可以淹死他这个穷道士。所以当他听到诸葛白说讨厌他这事时,他完全感觉这是在情理之中,毕竟诸葛青可是他的亲哥哥。


只是王也不知道的是,诸葛白在他的身后,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那些字语到了最后却像掐在了喉间,最后被吞回腹中。他把头埋在自己的臂膀之间,语气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你来找我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吗?”


“还真是。”王也没太在意诸葛白语气的不对劲,反倒是接上了对方的话茬儿。“虽然我大概知道你想问我什么……”


“先是刚刚在楼下大厅,你知道如果你大面积的柚子味爆发出来是什么后果吗?”王也见对方没有回答,自顾自地继续往下道:“走进大堂的时候,在大堂内包括二楼走廊,加上我们三人在内一共有16人,其中除却我和你,在场的还有4个alpha,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坐在沙发后面的那间小茶厅里的男子,剩下的一个在楼梯口一个在大门,在二楼倒是可以暂时无视。”


“再来说说你。”王也手指点了点地面,关节骨和瓷砖敲击发出的响声在安静的走廊上显得无比清脆响亮。但是此刻,这声音对白来说却像法官判刑的法槌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敲击在他的心口。“保护你哥而释放信息素是正确的选择,1.你们有血缘关系,你的信息素不会对他产生影响  2.我相信你平时这种方法也没有少用——信息素的压制,毕竟真正能用信息素击垮你的人在普通人中也找不出几个来,这的确是覆盖掉其他人信息素的最好办法……至今为止,以你的哥哥为中心来看的话,你走的每一步都非常正确……”


“但是。”王也咬重了话音,敲击地面的手指也停了下来,语气一扫之前的慵懒态度。“你无视了我们置身的环境,你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有你眼前的那个大少爷,你还得考虑你周围的人。小白,我问你: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攻击意味极强的信息素被剩下的四个人闻到了会怎么样?”


“……他们会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来警告对他们散发攻击性质信息素的人,这是Alpha的本能。”白不甘地咬了咬牙,同时对自己差点酿下的大错感到害怕。


如果那些人的信息素散发出来,到时候整个环境下就都会是鱼龙混杂的信息素味。他身为Alpha倒还好,只是生理上会感到排斥,但是如果是身为Omega还没有戴上隔离贴的青……


诸葛白吞咽了一口唾沫,根本就不敢想象之后会发生的事。


“你其实已经做得不错了,你年纪还这么小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这点对保护你哥倒是格外的有用。”王也安慰他道。“只是有些时候你经常在采取的行动并不适合那个场景,在前有虎后有狼的情况下,只关注一边是局限性极大的,这会让你吃亏。打个比方吧,像刚刚那种情况,你最该先做的事不是对那个大少爷做出攻击,而是先保护好你哥哥。”


王也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他知道诸葛白是个聪明人,所以在交流方面也并没有必要将字字句句解释清楚,因为他确信对方会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哎,还真的是,精地跟他哥一样。王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从白身上看出了他哥的那幅狐狸样,赶紧摇摇头驱散了心中的可笑想法。他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自己的衣摆,转身就去扒楼道的门。


“该走了,小白。”王也说着,探了半个脑袋进门框里,看见诸葛白曲着腿坐在地板上,伸手就要拉他起来,却迅速被对方拍开了,然后整个人又往墙角挪了挪位置。“怎么?还发着脾气吗?”他叹了口气,认命一般的撑着门,然后把自己整个人的重量依在门框上,看着眼前这个小祖宗,却生不起一点气。今天会变成这样,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自己作呢?他想着各种因果报应的例子,突然对眼前这一幕感到无比释怀。


“你标记了我哥。”白一字一句地说着,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睛,青蓝色的眸子却明亮得惊人。


“临时标记。”王也不置予否认,淡定地加上两个字以便减轻自己所为事态在对方眼中的严重性。他避开对方的目光,想了想接着润色道:“你哥同意并且清醒的状态下。”


王也很想抽自己两个耳光,他现在跟对方解释所说的这么多话,为什么会怎么听怎么像是嫖客在警局喝茶时对警察解释说他和那些卖淫女之间所做所为都是你我情愿且戴套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样呢?


真·越描越黑。他挫败地想着,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已经做好面对诸葛白暴雨狂风一般的西柚味信息素冲击的准备了,但是十几秒中过去了,想象中的恐酸者地狱却并没有如期到来。他试探性地睁开眼,诸葛白正直勾勾地看着他,嘴里却毫不拖泥带水地问道:“几次,我是说临时标记。”


“两次……一次是出场地的时候信息素暴走,但是被你哥哥拒绝了,所以导致持续时间短暂,屏蔽能力弱的状况。”王也也不打算瞒他,果断地诚实回答道。然后就看见诸葛白皱了皱眉,眼中的晦暗一闪而过,他低了一会儿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而王也也不打算打扰他,而是在一旁站着静静地站着,他也知道对方需要时间来理清面对这些烦死人的杂事,也做好了会被对方询问的准备。


但是着实让他意外的是诸葛白并没有质疑他说的话,而是在片刻沉默后老实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衬衫和裤子上的灰尘,给了他一个准备完毕的眼神,然后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走道。


走廊的灯光比起昏暗的走道亮得有些晃眼,诸葛白伸手挡住了有些刺眼的光,感觉有些无力。他看着站在他面前掏出房卡查看房号的人,心中一时间五味杂粮,但是却也知道,对于他们两个人,自己可能什么也做不到,更不用提插上一脚踹了这个混蛋道士。


他看着王也抬起手查了查房门号位置的提示牌,在对方迈开腿刚刚打算走的瞬间,他突然上前拉住了对方的袖子,然后对上了对方那双有些意外的眼睛。


“我有话问你。”他分明地听见自己以这句愚蠢的话做为开头。


+++++++++++++++++++++++++++++++++++++++++++++++++++


你们猜猜白说了什么啊!猜对了有奖哦!(不存在的)

评论(19)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