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无言

Cuncta stricte discussurus

【也青】撕咬标记 4(下)

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之后会恢复更新的!爱你们!爆产撕咬到完结!!


前文走这里→【阿言祝大家新年快乐】

++++++++++++++++++++++++++++++++++++++++++++++++++++


……你说啊。”王也有点无奈地笑了笑,看着诸葛白那微微皱着眉头,显得有点小大人的样子,忍不住低下头来掐了掐对方那张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然后在心中暗赞到果然手感极好。

 

诸葛白有点憋屈地被他搓着脸,虽然以前只有自己哥哥会这样掐他的脸,但是现在被王也上下其手,诸葛白虽然说心情有点复杂,但也没有拍开对方的爪子。只能含糊不清地吐着不连贯的字音:“别耨,噢很粘束的。”

 

毫无威严……

 

“好吧,严肃。”王也松开手,继而抬手搓乱了对方的头发。“……如果你是想问我关于对你哥到底是什么态度之类的话……”王也突然噎住了,因为他看见刚刚一直沉默的诸葛白,在听到他这句话后皱了皱眉,一脸理所应当地抬头瞥了他一眼。

 

“我不瞎。”诸葛白很认真地对他道。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话锋一转:“不是,难道你还想要什么态度?”

 

“……不敢不敢。”王也连连摆手,刚刚还想跟小白澄清自己和诸葛青之间的只是临时标记的关系,但是现在瞥见对方步步紧逼的样子,他生怕自己说个“不”字就会被对方暴力拆卸,认怂认得极其果断。“请问您要问啥来着……”

 

“也没啥,就是问问你对Omega知道多少。”诸葛白对着他随意地摆摆手,然后从口袋中摸出手机低头解锁。“唔……或者简单点说就是你知道怎么养Omega吗?”

 

没有得到对方应有的回应,诸葛白有点疑惑地抬起头来,结果就看到王也心情复杂地捂着脸,整个人撑在一旁的墙上。

 

“等等小白……我为什么要知道这种东西……有必要吗?”

 

“你临时标记了我哥。”小白撅噘嘴,然后还毫不留情地接上了一句:“两次,深山老林,二人独处。”

 

“好吧我认输。”王也干脆地打断他,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也阻止不了这种潮水溢出般的尴尬,只得认命道。而对应的,诸葛白看见他这幅模样则心情颇好地勾勾嘴角,一脸诡计得逞的样子。“来来来,给你理好了,发你手机?”他说着,打开备忘录后把手机举起来,示意给王也看。

 

“我感觉你小子理好的东西一定没有什么好事……”王也槽他道,但是仍旧配合地接过手机翻起备忘录。“来来来我瞅瞅哦,发情期标准的三个月一次都在月初……”王也漫不经心地边扫过备忘录边读出声。还没等他念上几个字,他突然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备忘录上的一行标红小字,紧接其后的那些快要喷出口的音节也硬是被他吞了回去。

 

“小白你确定你这没拿错剧本?这难道不该是姑娘家的玩意嘛?”王也说这话时的声音有些颤抖,不可置信地问向诸葛白。抬眼却对上了对方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牛鼻子我觉得你对性别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你上山之前初中课本上教的内容……”诸葛白很是无语地翻了他一个白眼。“要不是我给你看了一下记录你怕是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玩意了。”

 

您这是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王也看着他这幅样子,忍住了死捏对方脸的冲动,只得在内心槽着。他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诸葛青和诸葛白这个哭包一定是一家人,因为他们在某方面好像都有着相同点——比如说开口就想让人情不自禁地举起手想扇……啊不,想理论。

 

“呼——那我再随便问下吧,你现在知道的Omega的习性有哪些?别跟我说你只知道发情期和……”诸葛白看着王也那一脸失智的表情,不可置信地抽了口凉气。“你还真的只知道有发情期啊?”

 

王也无力地捂脸扶着墙,最终回应了诸葛白仍在继续的歇斯底里的叨叨声。

 

“得了吧我的小少爷,劳烦您把课全都给我补习一遍吧。”

 

 

诸葛青刷卡开了门,得益于从走廊上投进房间的灯光,让他成功摸到了插卡的卡槽,在暗叹幸运的同时开了灯,有些跌撞地拐进了浴室,直接无视了身后房门重重地被关上的声音。他接着身后昏暗的卧室灯打开了洗手台的笼头,并合双手接起一捧便直接往自己的脸上拍去,感受着冰冷的水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水滴汇聚着从他的脸颊边上滑落,他试图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在不经意间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投映在面前镜子中的那个自己。

 

真狼狈。他想着,待到耳边的嗡鸣退去了一点后支撑着洗手台面站起。诸葛青对于自己此时的情况其实心知肚明,他的状态其实并没有王也和诸葛白想的那么稳定,在大堂时因为直接接触的缘故,他被那个醉鬼Alpha抓过去的时候,措手不及地被对方劣质香水味和橄榄酒味淋了一身,黏在在身上的Alpha信息素一时间混杂不堪,除了小白的西柚味和王也的清水能让他好受点,剩下的味道几乎让他难忍到作呕。

 

捋了捋自己凌乱的额发,他转过身去,对着镜子撩起开了尾发,微微红肿的腺体暴露在空气中。

 

“啧,这不就玩脱了吗……”诸葛青看着那两道凝痂的牙印,有点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然后用手了沾了点冷水直接覆了上去。冰凉的水温触碰到脖颈的冷意让他立马打了和寒战,他咬咬牙,用手抓破了那道结痂的伤口,混着浓郁青柠味信息素的鲜血一下子从腺体中散发出来,冲刷掉了身上些许的橄榄酒味,也让他得以喘口气。

 

他闭上眼缓了一会,然后褪去了穿在身上的衬衫,脱了衣服进了淋浴室。

 

 

 

蓬头流下的热水冲刷着从后颈留下的血迹,淋浴间的地板上混着一丝丝惹眼的殷红。诸葛青赤脚站在血水中,用水流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后颈的伤口。他用手掌将湿漉漉的刘海抹向脑后,然后伸出手去关掉水龙头,匀称修长的身躯在白雾氤氲中若隐若现。

 

待他抓过放在架子上的毛巾简单地擦了擦身体,推开磨砂的浴室玻璃门走了出去。在门被推开的同时,囤积在淋浴间的水汽就像找到了一个泄气口一般往外溢,白色的水雾混着青柠的香味,逐渐弥漫在浴室中。

 

诸葛青从自己脱落在地上的衣物间走过,最终在自己的白衬衫前蹲下。他用手拈起皱巴巴衣服的一角,嫌弃无比地撇撇嘴,然后开门走出浴室,打开了酒店的衣柜,套上了配发的浴衣。

 

待他将睡衣带子在腰间系好,伸出手去打开了换气扇,希望能将屋子中的信息素味在王也他们到达房间前散淡。约摸着他们应该早到房间了,但是到现在依旧不见人影,诸葛青有点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睡袍衣角,最后还是决定出去找他们两个。

 

万一这两个家伙谈着谈着就打起来了呢。诸葛青想了想自家弟弟的性格,突然感觉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但他又脑内回闪了一下两者的体格差和能力差——他承认小白是他的亲弟弟,但是如果这两厮真的大了起来,估计那不叫对打,那叫单方面挨揍。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走向刚刚上来的电梯间,抱着着加快点速度或许还能给小白收尸的心态拐过弯去……然后就看到了诸葛白和王也两个人正背对着门坐在电梯口,头凑地离手机屏幕极近,嘴上也不知道在叨叨些什么。

 

诸葛青不自觉地凑上去,待发现自己瞥不见亮着的手机屏幕上的字后只得作罢,召唤出听风吟就这样站在他们的后面,观察着他们的动静。

 

在他释放术的同时,听风吟便敬业地履行了他的职责,源源不断地将二者的话毫无保留地传到他的耳内——

 

“我去为什么男性Omega还有xxx这种东西?”

“没事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直到我后来发现了我哥每三个月,总有这么几天——”诸葛白说着,食指和大拇指拈起,对着王也挤眉弄眼。“总有这么几天做出的事是让人感觉他石乐志的。就是那种,你知道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感觉。”

王也思考了片刻后立刻摆摆手表示理解,过了一会儿后再次抬起头来吐槽道:“三清祖师在上……为什么 Omega还有做窝的这种奇怪习惯??”

诸葛白闻言抬头正色:“啊啊这个你可以无视,反正我哥做的巢都够丑哭我了。”

“还有这条,你哥是死傲娇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诸葛白摊摊手:“男人嘛,哪个不是死傲娇。”

王也咂咂嘴不置否认,两人一时间相谈圣欢,完全没有要掐架的趋势。

就在突然间,诸葛白似乎是看着王也道长直男癌一样的什么都不知道,暗搓搓地叹了口气:“哎,你们这些大男子主义的直男Alpha呦”他说这话时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颇有忧国忧民的架势。

王也驳他:“你闭嘴你也是Alpha。”

诸葛白小声辩驳:“那是因为我有个哥哥你没有!。”他说着,那毅然赴死般的戏精态度让王也突然感觉这是个壮士,是需要承担起同龄人没有的压力的勇者。

然后就看到了小白在他沉思之际,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瞅瞅这是什么!”

“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胶原蛋白脸!你有吗?”

“所以说我又不是死直男。”

王也瞬间感觉自己之前对诸葛白这家伙所有感慨于脑补出的所谓诸葛家人热切期的望寄托什么全都喂了狗。

无fxck说。

王也朝他翻了个白眼。

 

 

诸葛青的眼角抽了抽,卸了听风吟径直走过去,蹲在二人身后似笑非笑:“是啊,你哥哥是个傲娇还是个做窝其丑无比在XXX间的人感觉是石乐志一样的没错吧?”

 

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王也几乎是直接从地上跳起来的,但是小白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是王也在跟自己吐槽,正色着:“是啊就是说啊做他弟弟真的好累哦这个死傲娇。”

 

然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去,脸颊就被自己哥哥抓着使劲地开始蹂躏。

 

“小白我给你三秒重新考虑该说什么。”诸葛青勾着嘴角说道,脸上笑得灿烂。

++++++++++++++++++++++++++++++++++++++++++++++++++++

抱歉这章比较流水账,之后会发一些实文!


顺便预告,下章算颗糖。

评论(39)

热度(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