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无言

Cuncta stricte discussurus

【也青】撕咬标记 05(上)

好的你们别提了我知道我可能得写个上,中上,中,中下,下才能写完05……


前篇走这里→【阿言要是写不完05就吃电脑】


写完05后会发个05的整合emm……


——————————————————————————————————



尴尬……现在的局面非常尴尬。小白跪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拿了块冰毛巾敷在被掐出红印了的那半边脸上,眼睛不自觉地瞟向坐在床上抱胸翘着二郎腿,还不时地散发出黑气的自家哥哥,一边不应时地担忧起对方或会因为一双若隐若现的大白长腿而引发贞操危机的几率……

 

经过许久的思想斗争,小白最终吞了口唾沫,伸出手打算上前拿些东西给自家哥哥挡挡腿先,并默默地在心里计算好了自己接下来可能会面对的一千种死法……他四处张望了下,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整齐叠放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薄被上。但是还没等他伸出手,巨大的冲击自下而来,直接将他的视角掀了个天旋地转,紧随其后的是后脑勺传来的撞击感。

 

等他意识到是怎么么回事时,他已经和原本该在身后的落地窗中倒影的自己面面相觑了。

 

“我借用下洗手间。”小白在愣神间听见王也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拆家般的关门声。诸葛白一个激灵翻身而起,他的双腿还被架在沙发的边缘,现在这别扭的坐姿反倒更让他显得格外迷茫。

 

不为别的,他现在就想知道那牛鼻子道长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的疯……诸葛白心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边还漫无边际地思考这是不是对自家哥哥吐槽所带来的报应,结果还没等他思考几秒,坐在他面前目睹一切的诸葛青反倒托着腮笑地格外欠揍。

 

“这果然是报应吧。”诸葛青眯着眼睛,心情颇好地勾起嘴角道。他理了理方才被王也抢过塞进怀里的薄被,展开后随意地往腿上一盖完事。

 

“……”哥哥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是真的想说你幼稚。诸葛白看着眼前的人小鬼斗气一样的行为,无语地想到。他暗暗叹了口气,努力地挣扎着从向后栽倒的沙发中爬起,然后走到自家哥哥身边帮他拉好了棉被。

 

皮就皮吧,谁叫他是青呢。

 

诸葛白这样想着。他低着头,在诸葛青看不见的视角里无奈地勾了勾嘴角。待他抬起头来,直接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扑向对方怀里:“老哥我真的错了……”

 

诸葛白盘算着自己下一步是该用哪种姿势来叫爸爸,才能显得一气呵成,体面而不失优雅……地让青忘了刚刚自己说的话。但还没等他先想出个所以然,后脑勺传来的触感先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还疼吗?”诸葛青伸出手,指间小心地试探着那一块冲击到沙发上的区域关切地问道。诸葛白赶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然后才看见诸葛青带着担忧的表情退去,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说实话。如果你还疼的话,你哥哥我现在就冲进浴室去踢他,敢欺负我弟弟?反了?”

 

还没等诸葛白感动个三秒钟,就听见诸葛青的话风一转:“毕竟我弟弟只有我能欺负……”

 

话是不错,但是为什么这么让人不爽啊……小白暗暗翻了个白眼,刚刚想开口问问诸葛青是不是消气了,还没等他问出口,身边空气的味道先让他不解地皱起了眉头:“哥……你的柠檬味……是不是又浓了一点?”

 

“有吗?”诸葛青后知后觉地抬起手臂,凑近鼻子闻了闻,然后才想起刚刚自己把结痂的伤口抓破的事,他下意识地想和诸葛白解释这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解释的话却像是哽在了喉口难以言出……

 

沉默了片刻,他生硬地转移话题,调侃道:“……话说我的柠檬味就有这么冲吗?已经到了可以直接把王也给逼走的程度?”他开口道。

 

诸葛白瞬间被他哥的这句话噎住了——是什么样的亲生哥哥才能对自己的弟弟问出这种没常识的问题来……他捂着脸一股挫败样,心中突然感觉自家哥哥可能是石乐志,不然怎么会连他们亲兄弟间有先天性生殖隔阂都忘了……

 

尽管在心里忍不住地想吐槽,但身为一个宇宙级好弟弟,诸葛白还是带着慈祥如老母般的关怀和耐心,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开口提醒:

 

“青,别想了。你的信息素对我没用,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现在的柠檬味有多冲……”

 

“我还不想死。”诸葛白死目。

 

——————————————————————————————————

这篇小白戏份比较多……而且我可能太久没写……有点手生,请大家介意一下,好好骂骂我,争取把我骂醒。

评论(14)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