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无言

Cuncta stricte discussurus

【也青】就算是暗恋也请大胆说出来 (01)

HP paro


私设很多


魔药制作的材料有参考,但实际操作过程基本瞎掰


拉文克劳【鹰院】也 X 斯莱特林【蛇院】青,别和我bb别的我就认为这两人是这两院的谢谢,不喜欢左上角


不是长篇,很快就结束了的短小恋爱

——————————————————————————————————

1


诸葛青正把手上仅有的火灰蛇蛋往坩埚里腾。


他一把抓起桌上的魔杖点了点搁在坩埚边缘的搅拌棒,也不管自己过大的动作幅度将放在桌上的瓶瓶罐罐撞得哐当响。显然易见的,他并没有什么耐心,甚至可以说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起来。


看在梅林的胡子的份上,他受够了!


诸葛青至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信了张楚岚不知道从那里打听来的歪门小道和来路不明的魔药配方,如果能让他将时间轴再倒回上个周六的早餐时间,他发誓他一定会往自己的早餐麦片里和掉那张黄皮纸,然后把它们通通塞进张楚岚的嘴巴里。


他吮了吮被玫瑰刺划伤地触目惊心的指尖,拉紧了裹在肩上的隐身衣。深夜的魔药课教室里阴暗又潮湿,他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吸了吸鼻子。心中恶狠狠地想着如果这次再失败的话,他就干脆在明天的魔药课上往张楚岚的坩埚里施恶咒吧。


一片死寂的魔药教室里借着微弱的火光,他发现坩埚里的魔药竟然渐渐从污浊的棕黑色变得清澈起来,并且一股仿佛雨后新割过的草地的清香突然在教室里弥漫开来,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味和苦涩,让人上瘾——这是他第一次碰见这种状况,因为之前往往都是在他还没有把扎手的玫瑰刺倒到坩埚里,药剂就已经糊成了一团恶心难辨的黏着物,还带着难闻的焦味。而到那个时候他便不得不穿过长长的走廊到男厕所里抱着被抓的危险洗掉这坨恶心的玩意。说真的,他甚至已经报好了这次失败就把阵地转移到厕所的冲动,可能魔药学教室并不适合让他做这东西。


他握着魔杖的手有点颤抖,待他在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震惊到当机的大脑内搜刮出零散的流程后,他快速地点了点坩埚下方微弱的火光,施了个冻火咒,然后举起魔杖用有点沙哑的嗓音道:Lumos。


微弱的光点在他魔杖的顶端渐渐汇聚,他将魔杖凑近了坩埚,发现坩埚里原本还黏着的魔药正在咕噜咕噜地冒着小气泡,然后渐渐变成带着珍珠母光泽的迷幻的粉色。


他看着魔药在光芒的照射下折射出漂亮耀眼的粉色和呈螺旋上升的蒸气,就像着了迷一般,过了很久才手忙脚乱地想起来要把魔药装瓶。


诸葛青慌张的动作让他的胳膊不应时地蹭到了一旁的坩埚架,铁制的支架在课桌的边缘微微晃悠了一会儿,并且完美地与他急忙伸出的手嚓指而过。


真棒,诸葛青你真棒,你甚至忘了自己是个会施法术的巫师!他急忙挥舞着魔杖,发誓用上了这辈子最快的语速才念完了那句长到令人发指的悬浮咒,才得以在让坩埚架撞击地面之前停止在空中。


还没等他能分出一点情绪来庆幸自己的“机智”操作,一刻未停响彻心底的警钟便在下一秒得到了证实——


缺失了一只支脚的坩埚最终颤巍巍地挣扎了一下,便毫不留情地带着一锅子魔药翻腾落下。


没有再给他任何的机会去念叨那串让人脑阔疼的魔咒,坩埚重重地撞击在了地板上,剧烈的响声和魔药撒了一地的声音一起回荡在夜晚宁静的霍格沃兹校园中,也一闷棍似的敲击在诸葛青的心中。


他摸着自己几乎要拔凉拔凉的心,甚至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给它念上一个“Reparo”会比较好。毕竟事实总是无情地,一遍又一遍地向他证明着一件事:就算你有幸揪下了梅林的头发,你最终还是会被他的胡子绊倒。


嗯,简单地来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2

张楚岚拿着早餐面包走进了大堂,他眼神扫过斯莱特林的公共长桌,在锁定了一个颓废地趴倒在长桌上的身影后便径直走上前在那人对面坐下——他翘起二郎腿,毫不客气地一把捞过面前人放在桌上的书,直接把面包叼嘴里便拿没擦过的手翻了起来。


“张楚岚,我记得我有提醒过你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候翻我的课本。”诸葛青终于舍得将埋在臂膀间的脑袋抬起来,半迷着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对方,同时右手也威胁性地攥紧了放在一边的魔杖。“顺便如果你想叫我起来的话可以直接拍醒我,没必要拿我书来刺激我。”


张楚岚看似从容地合起手边的课本,把它们沿着书桌推还给诸葛青。“开玩笑吧,你现在的表情就像想对我施一千万个恶咒……或者说在经历过一遍又一遍的失败后你终于舍得拿那张黄皮纸来和你的早餐麦片了?”他说着,撕了没咬过的半片面包递给诸葛青。


“对的,然后再把它们统统塞到你嘴里。”诸葛青说着,没好气地翻了张楚岚一个白眼,接过那半片面包恶狠狠地咬进嘴里。


“所以说我们的天才在昨夜有何进展?哦……好吧。瞧瞧你的黑眼圈,我敢肯定昨天魔药教室顶上的空气一定又非常绚丽多彩。”张楚岚露出了一个极其斯莱特林风的假笑,并用事实证明了这个技能的效果范围确实是大片群嘲。


“梅林的头发。住嘴,住嘴吧,张楚岚。我现在怕你再用那假兮兮的笑脸在我眼前晃悠我就会真的克制不住自己往你脸上淋早餐麦片的冲动。”


“前提是你要有早餐麦片。”张楚岚毫无欠揍地竖着手指揭穿他,气势汹汹。


尽管他下一秒在被诸葛青用飞来咒召唤来的早餐麦片打到头后就像一只被掐了脖子的鸡。“操你!真的来?我以为你只是说说?”张楚岚跳脚似地小声抗议着,克制住了从椅子上暴起的冲动。


而他的斯莱特林损友只是翻了个白眼,然后摸了摸缝在上衣内存的口袋,转手递给他一瓶小巧的粉色透明魔药。


张楚岚握住了那瓶魔药,看着那明粉色的药水在光源照射下投射出迷幻的梅色亮斑,他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你居然成功了?瞎猫碰上死耗子怎么就给你凑出来了?”他压低声音激动地问道。


“如果你能靠谱点,兄弟。”诸葛青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声地叹了口气:“如果你给我的是直截了当的制作过程,而不是只有材料名称,这样我也不用花这么久的时间了。”


“前提得先是我得找的到……话说需要我给你去庞芮夫人那拿点提神的魔药吗?我怕你在魔药课上可以困得把你的魔棒当搅拌棍用。”张楚岚看着诸葛青困顿的样子,不由得伸手在他面前晃晃手,打了几个响指。“嘿,哥们!所以说你是打算怎么用这玩意?要我帮你找个时间下到他的麻瓜水壶里吗?”


“别……”诸葛青颓废地摇了摇头,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哦,你是指不要给你去拿提神魔药的事……还是不用迷情剂的事?”张楚岚伸手把他的头往下摁进他的手臂间。


“都别。”诸葛青闷闷地回应着他的问题。“我可不想被庞芮夫人抓着问昨晚去干什么了,我宁可喝麻瓜咖啡。”


“那迷情剂的事呢?”张楚岚皱了皱眉,一副不可置信样地开口。“你一开始让我给你配方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没有回头路的吧?你准备了这么久,现在却跟我说你打算像个懦夫一样收手结束了?”


诸葛青的身体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对方便抬起头来,漆黑色的眼睛很认真地盯着他。“拜托,一开始是你县怂恿的……而现在是因为,之前你并没和我讲过这玩意的效果。”


“学校有新设生理课。”


“哦。那很不幸,它不在我的课表上。”


你就自欺欺人着吧。张楚岚想着,对他翻了个白眼。“所以你现在正在做出一个极其愚蠢的事情——得了吧诸葛青,在掩藏内心想法这件事上,就连脑子一根筋的格兰芬多都比你出色地多。”他说着,用蕴含着同情的目光看着诸葛青,仿佛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只狐狸在想什么。如果你真的没有一丝犹豫的话你早在昨天晚上就会停手,可你不还是去了魔药教室吗?”


诸葛青抓了抓头发,“你就不能把这件事当做是我对魔药学的热爱以及富有探究精神吗?”


张楚岚嗤笑了一声,“可得了吧哥们,两情相悦你都能把它搞成BE,日后你想后悔都来不及。”他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你天才还是说你傻,能瞎凑出迷情剂是你的本事,但你敢不敢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诸葛青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仿佛张楚岚讲了个天大的笑话。


“你这个欠揍的欺诈师。”诸葛青对他点点头,“迟早有一天我要在你的坟前给你送上一个燃烧咒,你可真是最佳斯莱特林的最佳损友。”


他的斯莱特林朋友翻了个白眼:“为了表明我的灵魂就像烈火一样永燃不止?谢了哥们。别拿如此格兰芬多的事诋毁我。”


“想太多了,这只是证明我会把你挫骨扬灰。”诸葛青这样说道,又重新将头埋进了手臂间。过了一会却发现张楚岚还没有反驳他——这可完全不是不摇碧莲的作风。于是他抬起头来,却被对方那双近在咫尺的大眼睛吓到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甩出一个巴掌,虽然被对方躲过了,但他还是听到了对方的惊呼:“操你,诸葛青。操你!”


“你这辈子别想了。”诸葛青故作冷静,“说真的,在有些时候你在用词方面听上去来比我更像个同性恋。”


“可拉倒吧您。”张楚岚没好气地摇摇手。“我只是在确认你有没有昏死过去,顺便作为斯莱特林的副级长,我劝你去校医室。我可不想让‘斯莱特林级长上课昏倒’变成今日头条……”  


他顿了顿,环顾了下四周,凑上前神秘兮兮的,“……你真不打算用迷情剂?等下就有和拉文克劳一起上的魔药课,说真的,你可以和她身边那个喜欢你的妹子换个位置,然后刚好可以找个机会偷放到他的水壶里……”


“哦,绝不。”






“上午好,智慧的拉文克劳小姐。”诸葛青微微弯腰凑近了女生的迅速涨红的脸,“虽然两手空空地请教女性是很不绅士的行为……但是情况紧急,我能找您谈谈吗?”


第一节课后短暂的课间十五分钟,诸葛青拦下了正在前往魔药教室的鹰院女孩,微笑着开口。



评论(15)

热度(234)